« 從籬笆外看雪梨 | Main | Before Sunset »

城裡的月光

今夜﹐月亮很美。走出露台﹐感受入夜的清涼。我的心境平靜﹐連帶城市的煩囂也感受不到。每一個月都有月圓﹐但同在一起欣賞的人﹐卻未必永遠一樣。不過﹐今天月色如此﹐但願曾與我同賞滿月的人﹐都能在世界某地欣賞到﹐都能有安逸心境﹐就夠了。


Fullmoon【城裡的月光】 許美靜
曲:陳佳明 詞:陳佳明

每顆心上某一個地方 總有個記憶揮不散
每個深夜某一個地方 總有著最深的思量
世間萬千的變幻 愛把有情的人分兩端
心若知道靈犀的方向 哪怕不能夠朝夕相伴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請溫暖他心房
看透了人間聚散 能不能多點快樂片段
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 請守候他身旁
若有一天能重逢 讓幸福撒滿整個夜晚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cosine-inn.com/weblog/mt-tb.cgi/458

Comments

五時許,日尚高昇,但看見孤單的暮星(太陽系內行星之一。晨星是水星,暮星是金星)在東方的地平線上......
夜幕也快來了。
PS:我還是喜歡漫步在梧桐林中賞星,諸位認為呢?

差不多凌晨了。可悲的是,那月兒始終都是被「青梅竹馬」遮了大半,顯得冷清落漠的,而她,正躺在海濱的一塊大石上,閉目養神。這假日又是苦力一個。雖然明天不是假日,但早已向學校告假,因此不用怕時間問題。
雖然還是「舉目無親」,但是這感覺早已習以為常了,更有幸的是,結交了不少朋友。各位,相信你們不會像這個不幸的人只看見「烏雲閉月」吧!當然,我絕不介意「烏雲閉月」,因為,她就在我身旁--那位維吾爾族的小女孩。:)
在中華地區,中秋也許過了?這個燈謎......

烏雲散了。烏雲醒了。
在塞納河畔的街上遊覽,只是看見車輛--不分時日,車子速度都是很慢很慢。因此,假日都不會呆在那裡。
漫步在十九世紀的梧桐林(據說還是拿破崙三世為興建行宮而栽種,那一年,是第二次鴉片戰爭),仰望天際,看見的是「月明星稀」。尤其甚者,在疏松(梧桐)間望月,更顯淒滄。唯一能排遣這種消極感覺的,也許只有身旁的佳人,和明月映照下的杯中物吧!
更正啟示:我的堂弟較我年青三小時,並非三個月。他也許注意到了......
PS:各位哥哥、姐姐的節日又是如何?介意一談嗎?
也該休息了,再見!

Ammone,

謝謝你和我們分享巴黎的中秋夜。月色失而復得,與佳人對月共飲,還自稱「不幸的人」?誠然,遊子在外,有舉目無親之歎不足為奇,但你年方十八,何以心態如此滄桑消極?可能你有你的經歷,你的傷痕﹔不過你前面還有很長的路,真的希望你可以放低不快事,過得安逸一點。

另︰在我的認知中,水金二星只出現在太陽附近。日落時份,出現在東方的會不會是火星或木星呢?

對不起,那不是巴黎,因為巴黎很難找到清靜的地方欣賞月夜。在五天前向學校請假兩天獲准後,買兩張票子和朋友到海濱小城加萊欣賞月色。:)
那句「舉目無親」只是看到「月明星稀」這景色,才想起自己可能「明明如月」,縱然有令人羨慕的東西,但也可能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苦楚,例如:即使是親人(Aban)也好像因為較出色的表現才引致他在某程度上的反感......
火星是紅色,土星好像是黃色。但那顆圓球是純白色,看不見陰影,也許是月亮吧!
對,十八小兒不應有老人的思維,更何況是「五、六點鐘的太陽」......
可能昨晚感染風寒,今天睡了一個小時左右又醒了,看來又需要延長假期了。
PS:「對『月』共飲」?不,是「對『雲』共飲」。她雖然不表現出,但是隱隱在目光中看到一點無奈和生氣,因為,她始終是女性。

版主,中秋快樂。

又,你有無email 可以俾我?有0野醒你。:)

補充:
為免產生美麗的錯誤,說清楚。「杯中物」並不是「舉杯痛飲」的「禹飲而甘之(酒)」,只是一些礦泉水和果汁。
那種滄桑感,也許與修讀歷史有關吧!:)

Ammone︰哦,原來如此。本來有點奇怪巴黎為何有海濱……加萊是可以乘船往英國的港口嗎?「與佳人對月共飲」改為「與佳人對雲共飲果汁」,就寫實了,哈哈。

各位︰很多網友利用假期去旅行。我在這裡連假期都沒有,昨天今天都要上班……:-(

來了一位很有文學修養的朋友啊﹗我的總是一些白話文。想學好一點中文﹐又懶惰。

版主:
加萊是法國諾曼第地區的一個沿海城市,至於船......在英法海底隧道通行後,乘船到英國的已經很少,當然,在情人節等時間,遊客量還是不少的。
澳洲海岸的景色,我想應該不錯的。(科學分析)澳洲兩大洋流為鄰近的地區沖走污染物,因此污染應該較海峽地區為少。:)
Elaine姐姐:
慚愧,我的中文絕對是有一股寒酸氣,難登大雅之堂。
我看過您的網站,我自己認為小姐這種遣辭功力是我望塵莫及的。

stan:

希望下年你能'人月兩團圓', ok? =)

雖然有少少遲, 但仍祝你中秋快樂!

manics:
多謝你的祝福﹐大家咁話啦﹗(呢排唔多見你﹐會唔會係你已經搞掂左啦﹖)嘻嘻﹗

中秋快樂....但紐約市的中秋夜(昨晚),就是大雨下不停,好像明月已被大雨沖走了。而今天又是密雲,也許不能"追月"!

UP212﹕噢﹐賞不到月嗎﹖昨晚雪梨也下雨﹐追月夜也無從追了。

是嗎?可惜巴黎的煩囂令十六月夜失色不少,即使是爬上鐵塔上的宴席,不僅如此,還引致失眠的副作用,尤其看到天清氣朗,佳人不在天邊和眼前,但......
顧影自憐,不過如此。引觴自酌,正在此時。鬼飲(黑夜引月光痛飲,無燈無燭)自使,聊解孤寂。苦寒自欲,無庸多言......

想想,還有不好。加上一些背景資料,應該能防止誤會的產生。
烏雲不在天邊,不在身邊,只是相隔了一堵牆壁:正在隔壁。由於租金廉宜,加上曾經居住,更因鄰近芳苑,因此用了月租四十餘歐羅的低廉價格,租住。
那麼,「孤寂」、「苦寒」應該不會再衍生出美麗的誤會吧!:)

月租四十餘歐羅?這麼便宜?

難得的自修課,但是又要勾勒悲傷的回憶......
也好,說出來始終較好,畢竟已事過境遷......
主要原因是從前有一家三口搬到該單位,大約三年後,這一戶中有兩人死於非命,男租客因觸電而死,女租客因花盆而亡。他們在中國和香港的兄弟姐妹們把這個僅存的小孩(當時大約十三.四歲)輾轉帶到不同的地方繼續學業,自此後,有人傳說這戶鬧鬼,因此,業主丟空了四年,直至該小孩再度來臨。原價八十歐羅,因為他不清楚這年青人就是那個小孩。那小鬼用鬧鬼的傳言,強迫他下調租金至四十七歐羅。:)
那個小孩,就是被人評論「文字中太多滄桑感」的十八歲青年。
怎麼說也好,過去了,因此,不必為勾出別人傷心事而覺得內疚,因為此事除了和房東議價時還會稍稍「利用」他們的在天之靈外,對我而言,早已是歷史......
但怎麼說也好,這小孩都是因此而成長,有小孩的樣子、老人的思維,因禍得福,此為世情。
Stannum兄,你的故事又如何的呢?:)

哪,我無爆出黎架,呢D野係你自己講架,以後我講出去唔好話我爆你大鑊呀!

仲有,你響俾二伯個仔,我地個堂弟Aemon既信寫錯佐。三伯排第三,即係你老豆,「二叔」唔係你叫架,你應該叫二伯呀,傻仔!(呢D野,響萱言姐姐網頁D流言個度,由Aemon寫,我唔知你地邊個錯啦!不過我好肯定,你發緊言既時候,無論響邊度,我都知道:ooooo

因為,我裝左衛星定位系統,又知道你電腦IP。:)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