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有你說.我有我說 | Main | 問題太多答案太少 »

草莓蛋糕變酥餅

Norway在「自在四樓想像空間」﹐見到Manfred引用「挪威的森林」的一段﹕

「我所求的只是容許我任性,百分之百的任性。比方說,我現在對你說想吃酥餅,你就甚麼也不願地跑去買,氣喘吁吁地回來遞給我說:『喏!綠子!這就是酥餅。』可我卻說:『我又懶得吃這個了!』說著呼!的一聲從窗口扔出。這就是我所追求的。」

在這部我看過很多很多次的小說之中﹐我想來想去也不記得裡面提過甚麼酥餅。我拿出了家中的幾個版本找找看﹐竟然發現﹐在我看過的三個版本中﹐這一段提到的﹐竟然不是酥餅﹐而是截然不同的草莓蛋糕﹗

賴明珠譯﹕

「我所追求的純粹只是任性。完全的任性。例如說我現在向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把一切都放下跑去買﹗並 且呼呼地喘著氣回來說﹕『嗨﹐Midori﹐草莓蛋糕噢﹐』並遞過來﹐於是我說﹕『嗯﹗我已經不想吃這個了﹐』然後把它從窗子往外一扔丟掉。我所追求的是 這樣的東西。」

劉惠禎.黃琪玟譯﹕

「我追求的是一種單純的真情﹐一種完美的真情。比方說﹐現在我跟你說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丟下一切﹐跑去為我買﹗然後喘著氣回來對我說﹕『阿綠﹗你看﹗草莓蛋糕﹗』放到我面前。但是我會說﹕『哼﹗我現在不想吃啦﹗』然後就把蛋糕從窗子丟出去。我要的愛情是這樣的。」

葉蕙譯﹕

「我所要的純粹的任性。完美的任性。譬如我現在告訴你﹐我想吃草莓蛋糕﹐於是你丟下一切跑去買了。然後你氣喘喘地跑回來說﹕『阿綠﹐草 莓蛋糕哦。』把蛋糕擺在我面前。我卻說﹕『哼﹗現在不想吃了﹗』然後它蛋糕從窗口扔出去。我所要的就是這種東西。」

我不懂日文﹐不能夠判斷那個版本比較接近原意。但我覺得﹕想吃草莓蛋糕﹐使人聯想起少女撒嬌的聲音﹔想吃酥餅﹐就仿彿變成了貪吃而難相處的老太婆了﹗

如果日文裡面「酥餅」和「草莓蛋糕」的叫法不同﹐其中一個版本就是難以原諒的誤譯了。不知有沒有懂日文而又看過日文版的朋友可以告訴我呢﹖

無論如何﹐看這種半創作半翻譯﹐尤其是村上這種著重意像的小說﹐可能與原文的分別極大﹐讀者的感受也許完全不同。也許「春天的熊」在某個譯本會變成其他甚麼樣的動物﹗

很可怕﹐很可怕呢。


延伸閱讀﹕
自在四樓想像空間—春天的熊
散文集—挪威的森林
Just a Sidekick—教我如何不愛國產書
一方的圖文世界—書的迷戀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cosine-inn.com/weblog/mt-tb.cgi/523

Listed below are links to weblogs that reference 草莓蛋糕變酥餅:

» 像我這樣「幽默」的男子 from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香港仔公國
好像周兄和Stannum那邊談翻譯,談到直譯/意譯問題,我在譯以上短句時也遇到,最初我把它意譯成「切莫以為別人跟你同樣幽默。」後來想想又覺不妥 [Read More]

Comments

Manfred引用的, 應該是大陸版林少華的譯本。

原文是怎樣, 我也想知道呢~

葉蕙的翻譯不堪入目, scan過幾本她負責的譯作, 都會把文章縮寫, 再把句子漢化.. 雖然不清楚是不是出版社的意思

嗯, 我想不單譯者問題, 出版社的專業也很重要, 我比較信任時報出版的東西

我引用的是網上版本,因為在這裡找不到中文版呢.甚至嘗試在大學圖書館找荷蘭文和英文都沒有,不然也貼上來讓大家一看.似乎亞洲作家在外國人眼中始終屬於小眾趣味.

思存﹕噢﹐又是林少華譯本﹖早前在Elaine的散文集談過「綠」和「綠子」的問題。 提到他將原文「綠」改成「綠子」﹐這個角色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連名字都可以亂改,這位譯者的水平有點問題。希望他不是從英文版翻譯成中文吧!

Stackey﹕所以博益後來也不敢再找葉蕙譯村上了﹐就單純買賴明珠的譯本包裝出版就算。

Manfred﹕沒有英文版嗎﹖澳洲書店的村上小說英譯﹐成行成市呀。剛剛也查了Jay Rubin的英文版﹐譯作 Strawberry Shortbread﹐那又比較接近酥餅啦。不過原文似乎一定有草莓啦。

我今天才剛看完德文版本的《挪威的森林》,德文版本是Erdbeertorte, 即草莓撻/草莓批。

我覺得村上春樹在德國也有一點知名度吧?他的書會放在頗當眼的地方,而且我朋友一眼就看得出我在看甚麼書。除了村上的書,一般德國的書店再沒有其他亞洲作家的書了。

呀!不!高行健的書還是有的!

草莓蛋糕變酥餅?
我是覺得, 如果綠說的是酥餅, 就一個情懷也不剩了。

在我認為,看翻譯版的也不要處處要跟原著一樣,如果這樣的話,不看就可以了。我所持的理由是,我並沒有比較,看的只是某一個版本,知道故事的大概就是我所需要的。這就是一個沒有文學根底的人的要求啊!簡單,直接。

預祝小白羊生日快樂!
\(^o^)/

我也有看村上春樹的書...
不過總是"村上春樹+賴明珠"這樣的配搭才看得順眼.

葉蕙...不知何解總是搭赤川次郎我才看得舒服.

小東﹕謝謝你提供德語譯本的用詞﹐哈﹐不知你讀德語的村上﹐有甚麼有趣的地方呢﹖已經很確定原文是一種草莓甜餅了。林少華版無端刪去「草莓」﹐真離譜﹗

嘉﹕變成酥餅﹐真令人倒胃口。草莓蛋糕令我想起80年代三越地庫的日式餅店的蛋糕﹔酥餅則令我想起像電視劇「山水有相逢」裡面老年黃韻詩﹐從金色蛋卷盒拿出來的「光酥餅」。

Elaine﹕如果只有一個譯本﹐就難以比較。但有幾個人翻譯過了﹐就能夠分出高下。看翻譯文學﹐就是要欣賞原作家的遣詞用字﹐描寫手法﹐意象等等。翻譯不是創作﹐當然要貼近原意﹐否則不如看本地原創小說。如果不比較﹐何來進步﹖若然讀者都不求甚解﹐繼續支持九流翻譯員﹐買他們的翻譯作品﹐劣品就能夠充斥市場。Elaine﹐如果你預先知道某本小說有四個不同的翻譯版本﹐一本便宜一點﹐一本聽說比較貼近原文﹐一本包裝精美﹐一本是香港本地出版﹐你會購買那一個版本呢﹖

寒竹兄﹕謝謝你﹗說了這麼多﹐今年生日也該買一個草莓蛋糕吃了。嘻嘻﹗

Sputnik﹕是的﹐村上+賴明珠令人看得舒服。赤川+葉蕙﹐又似乎配合得到﹐可能葉蕙的筆法較像流行小說﹐翻譯文學作品很勉強似的。

要看我看的是什麼類型的書﹐如果是小說﹐我的要求不高﹔但是如果是哲學書﹐我便要找一本貼近原意的。

我問的是小說呀,你說你要求不高,那是不是會買便宜的那一本呢?

基本上是。但是如果印刷不佳﹐可能我便會放棄看那本書。始終小說對我來說﹐並不是我的心頭好。

你好,我是在聞見思錄來到這裡的,我也是當翻譯和文案的,就覺得劉惠禎.黃琪玟譯本最差,硬加甚麼"我要的愛情是這樣的。"差點以為自己在看亦舒。打了冷顫。反而葉蕙的版本也沒有這麼駭人。不過酥餅又真的那麼不少女了...差點以為要吃油角煎堆。

Elaine﹕唉﹐你真是不容易勸的。聞見思錄Alex的回應也有提及你的意見﹐按這裡看看吧﹗

瘋腿﹕歡迎你﹗哈哈﹐你覺得那一句像亦舒嗎﹖出自少女的口﹐說想要愛情﹐也不太過啦﹖其他人譯出來的「東西」其實也就是指愛情嘛。

勸我什麼呢?每人所好不同嗎!

勸你不要對翻譯小說要求這麼低嘛﹗:-)

謝謝你的意見。不過我是不會對翻譯小說有所要求的﹐當然故事要好看﹐如果不是就不能看到尾。

謝謝網友d-cage幫忙翻查日文版,發覺原文應該是草莓蛋糕。請往這篇文章的留言部份看她的解說。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