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Anything | Main | 兩個電影節 »

五月下雨天

Rain我穿著咖啡色的皮夾克。外面灑過了雨。我如常泊在你家樓下訪客車位的Mazda上沾滿了雨點。我按了門鈴。你穿著oversize 的T shirt來應門﹐卻立刻頭也不回地奔回廚房﹐只拋下一句﹕「我在廚房忙著。你坐。」

屋子裡亂七八糟。我慣坐的沙發已經不在了﹐客廳中只剩幾張摺椅。我挑了放在我常坐的角落處那一張。我喜歡這個位置﹐因為這裡可以看到在廚房的你。你的背。你的面。你的側影。

你的電視已經賣掉﹐你喜歡的影碟已經裝進了要入貨櫃的箱子﹐要運回它們來自的地方。百無聊賴。我靜靜的走近你的背﹐從後面給你一個熊抱。

我想不到﹐你竟然把我推開﹐說﹕「你夾克上全是雨點﹐不要弄濕我。」我索然地退回客廳﹐在你的油煎聲音中﹐嘗試說服自己你只是因為怕沾濕而推開我。真的。

剛才在廚房瞥見你不是在煎荷包蛋﹐卻把蛋打散了。我覺得有點奇怪﹐便高聲問﹕「為甚麼不煎荷包蛋呢﹖」「你知道我煎不好﹐明知會弄破﹐不如預先將蛋打散做炒蛋更好。」我從來也沒有聽過你有這個道理﹐也從來沒有發覺你煎不好。究竟吃過多少個你煎給我的荷包蛋﹐已多得我數不清了。

我聽見你已經把蛋炒好。你沒有拿出來和我一起吃。只把蛋放在廚房的桌面吃。我沒有問。我明白。我知道是因為客廳裡沒有桌子﹐而不是你不想和我同吃。

吃完後﹐你回房中把兩袋東西拿出來。我一看﹐原來是我們的照片。你叫我拿回家。我問﹕「你不帶走﹖」你說﹕「你保管更安全﹐如果運來運去更易遺失。」我很樂意﹐也甘於被你說服。

我拿著幾本相簿離開了。我回望你的窗前﹐但卻看不見你。外面仍在下雨﹐雨點重複落在仍有水珠的皮夾克上。夾克仍濕﹐因為﹐我在你家逗留時間不足以令水珠乾透﹐而且我也不曾把夾克脫下﹐就得和你說再見。

再見了。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cosine-inn.com/weblog/mt-tb.cgi/541

Comments

想哭...

有的時候真希望香港老公有你們一半的文采,也能偶爾寫寫會令我想哭的情書給我。

短篇不易寫,Stannum你卻掌握得很出色.

Stannum﹐這篇慨念很好很有趣﹐可惜個人認為情感還是不夠入肉﹐男方的種種情感﹐種種依依不捨有點表達出來了(那自我欺騙的部份很喜歡)﹐不過好像還是不夠淋漓盡至(只是我以為啦)。淡淡的幽傷﹐總是難以表達。

謝謝你們的鼓勵和意見。

無塵兄:想說的是我的筆法,多少帶點自己的性格。自問不是一個感情洶湧澎湃的人,我的感受,表情,常常都是淡淡的。要寫得激情,入肉,於我實在並不容易。不過希望寫下去會有進步,如果某一天你來說:「拿,呢篇就入肉啦!」我一定會很高興!

Stannum,喜歡你這個短篇,簡單俐落。

台灣老婆:唉,我其實也不會寫情書呀。要寫令收信人感動的情書而不流於肉麻,也都不容易。正如無塵兄說:我的文筆比較淡,不知感染力夠不夠?而且如果收信人想要甜言蜜語呀,愛得如何如何呀,我也寫不出來。

公園仔:有空看看連線的17章,給點意見,好嗎?

APE3:有點著意地短,尤其是寫了拖了長達三個月的「雪落無聲」之後。

男人﹐有幾多可以不用聽也能了解女性的呢﹖

Elaine:

反過來說,女人又有幾多可以不用聽也能了解男性的呢﹖

APE3 特意叫我來看,果然沒讓我失望

寫得很好的短篇。

我也要學習學習... =)

怎麼說呢?短短的一篇,但意象豐富。男方無奈地自欺,說不出的重。

我嘗試把這小小短篇看了一遍又一遍,不知怎的,都有著像無塵工作室的感覺...是...是欠缺一個高潮,抑或是...?!(希望你唔會唔開心啦!對不起!)

Ape4 + Manfred:很高興你們喜歡這個故事,大家互相學習嘛。

小白熊:怎會不開心呢?善意的批評嘛。我也同意你說這個故事沒有高潮,沒有特別的起承轉合,可以說只在描寫一種淡淡的,隱隱作痛的感覺吧。也許讀者的性格和經歷會影響其對此篇的觀感,正如有人喜歡喝濃茶,有人喜歡清茶一樣。還有,你用的是甚麼中文系統呢,你的留言常常有一些怪字,「不」字和「嘅」字在我office的電腦變成問號,家中的電腦就變得特別大,很神奇。很多時,我會為你改好,重新打一次就沒有問題啦。

stannum,

我的感受,表情,常常都是淡淡的。

令我想起一句老話.

女人專一但決絕,男人多心卻長情.

Stannum, 你這短篇給我的感覺好像小雨落在小水窪泛起漣漪的感覺(不知你明白否?)
情感淡淡的,我卻覺得男主角無奈感卻很重.

一條兄﹕旁人也不一定要知道我的想法﹐如果想他們知道的話﹐會用說話說出來呀。

泥﹕嘻嘻﹐同意。

Sputnik﹕這就是我設定場景是下雨天的原因﹐靜靜地灑下雨點﹐不是淅瀝大雨﹐但已泛起漣漪。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