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ust 2005 | Main | October 2005 »

September 29, 2005

熱門舊Post

一年多前寫了一篇「沒有月亮的日子」﹐只是貼了這首當時在澳洲播映的電視劇插曲的歌詞﹐也寫了短短的評語。誰知最近因為這套劇終於在香港TVB播映﹐突然每天都有幾十個由 Google 或 Yahoo 來的讀者﹐有的甚至留言想要MP3。

好奇翻查一下﹐原來我這一篇在 Google 和 Yahoo 的搜尋都排第二位﹐難怪有這麼多Hits。

可能因為這首歌一直都沒有出現在梁詠琪的唱片內﹐有點神秘感﹔而且在劇中是劇情的主要成份﹐差不多每一集都在劇中播﹐不是普通插曲這麼簡單。奉勸唱片公司﹐趁有不少人對這首歌有興趣﹐最好就快快推出﹐到人人有MP3後﹐商業價值就煙消雲散啦。

September 28, 2005

The Butterfly Effect

Be_poster繼續我的時空交錯「個人電影節」(詳見關於時空的推移)﹐今次看的是 The Butterfly Effect。(港譯﹕連鎖蝶變.台譯:蝴蝶效應)

電影的主要橋段很吸引﹐與前些日子看的「顫慄時空」有點相似﹐不過其實 The Butterfly Effect 推出在先﹐「顫慄時空」有不少鏡頭﹐尤其是時空穿梭的情節﹐那種 surreal 的色調和光線運用都可能參考了「連鎖蝶變」。

最初的童年時光拖得有點過長﹐不過非常佩服選角的幕後人員﹐那幾位飾演童年版和少年版的小演員不獨長得與主角很相似﹐而且全都演得很好。看港產片的選角﹐例如要余文樂飾演少年梁朝偉﹐演技不批評了﹐形神俱不似﹐令人興趣盡失。

※ ※ 警告﹕以下淺色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故事開始﹐七歲的男主角 Evan 的父親是精神病人﹐但他也不時有些時間失落了的暈厥情形﹕例如他到精神病院探望父親﹐誰知父親卻突然發狂要把他殺死﹐醫護人員來救 Evan 卻錯手殺死了父親﹔與女同學 Kayleigh 被她的變態爸爸一起脫光衣服來拍錄影帶。幾年後與玩伴貪玩炸死了一個小孩﹔Kayleigh的弟弟也因為妒忌 Evan 搶走了他的姐姐而要對 Evan 報復。每一次發生大事﹐Evan 都會暈厥﹐當中的過程的沒有記憶﹐只好在筆記本中記下暈厥前﹑後的事。

Evan 母親為避開舊事﹐決定搬到別的城市﹐少年時代便由 Evan 在車中對 Kayleigh 舉起「I'll come back for you」的紙牌而結束。

搬離舊地後﹐Evan 多年沒有再暈厥﹐考入大學修讀心理學。一次偶然見到以前的筆記﹐看著看著仿彿跌進了暈厥時的時空﹐失落的記憶好像快要重現了。他想起了久違的 Kayleigh﹐便回去找她﹐希望問她當年的一鱗半爪。原來她飽受爸爸性侵犯﹐沒有希望地在餐廳當侍應﹐依然在恨 Evan 沒有回去找她﹐任由她在舊地腐爛。那一晚﹐Kayleigh 因為 Evan 的出現而勾起了所有的往事﹐受不了而自殺身亡。

Evan 極度內疚﹐不斷重讀當年的筆記﹐忽然時空交錯﹐上了童年時代的自己身上﹐原來暈厥就是未來自己的靈魂佔據了童年的身體。他決定以成人的口吻罵 Kayleigh 的爸爸﹐警告他不要侵犯女兒。希望以此阻止Kayleigh 的不幸人生。他從夢一般的過去醒來以後﹐竟然發覺自己的人生已全然改變﹐一個開朗的 Kayleigh 就睡在身旁。因為 Evan 回去改寫人生﹐Kayleigh 沒有被爸爸侵犯﹐變成獨立自信的女孩子﹐Evan 搬走後決定去找他和他一起。但原來留在故鄉腐爛的變成了她弟弟 Tommy……後來 Evan 竟然錯手殺死 Tommy被判入獄。他迫不得已要再回去一次﹐同時也救自己出獄。

更改的時候﹐卻陰差陽錯令少年同伴 Lenny 殺死了 Tommy﹔Lenny 長大後變成痴呆﹐Kayleigh 目睹慘況大受打擊而變成吸毒的妓女。Evan 再回去改﹐卻變成自己炸斷四肢﹐一生坐輪椅。改到最後﹐終於明白到這種改寫過去的能力是父系遺傳的﹐他父親要殺死他﹐就是因為這種能力不應存在於世上﹐要在這一代結束。他作最後一次改寫歷史﹐上了未出生的自己的身﹐把臍帶圈在自己的脖子上……

好可怕﹐原來 Evan 的不存在﹐令到所有人﹕Kayleigh﹐Tommy﹐Lenny﹐甚至他母親的人生都變得美好。電影最後是一連串美好的影像﹐但背後卻是一個令人心寒的概念。對比之深﹐使人深深思考到原來每一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情﹐很可能都會令自己或別人的人生發生巨變。

DVD 的導演旁述﹐使我知道這個結局﹐只是DVD Director's Cut的版本。尤其是胎兒自殺的概念﹐有可能令美國眾多基督徒不安﹐所以在美國上映時﹐改成一個沒有胎兒自殺﹐而是令到 Kayleigh 童年一開始就討厭 Evan 的版本。不過這個戲院版﹐探討的層次就低得多了。不知道其他地方的網友﹐如果看過戲院上映的話﹐是甚麼版本呢﹖

男女主角的表現都不錯﹐女主角 Amy Smart 其實戲分不多﹐但飾演不同的版本人生下的 Kayleigh 都有說服力﹔男主角  Ashton  Kutcher  有點驚喜﹐我想像不到演慣喜劇的他能夠掌握這個複雜的角色﹔他似乎野心不小﹐還當上執行監製﹐意圖擺脫模特兒﹑Demi Moore 小男友等一般人對他的印象。

我一直喜歡刺激思考的電影﹐這齣戲著實合我的脾胃。而電影的美術和攝影手法﹐在每個不同的人生都有不同的感覺﹕有充滿陽光和色彩﹔有灰灰淡色的﹔也有陰沉黑暗的。而回到過去的片段﹑洗掉重來的另一個人生﹑另一套回憶﹐都以很超現實的手法表現出來﹐強調了情節的「非常」程度。

最後﹐在網上發現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趣聞﹐說劇本原稿男主角的名字不是 Evan Treborn﹐而是 Chris Treborn﹐把T移到前字尾就是 Christ Reborn。嘩﹐這可非常敏感﹐踩錯宗教的界可不是開玩笑的﹐難怪他們不敢……不過想下去﹐Director's Cut 版的結局﹐男主角犧牲自己的性命﹐來換取眾人美好的人生﹐當中的象徵意義﹐無從淡化呢。

Stannum 業餘評分﹕棧棧棧棧棧棧棧(十個棧滿分)

September 26, 2005

話說紀錄片

昨晚澳洲翡翠衛星台播映二十多年前的舊紀錄片「絲綢之路」﹐好奇怪﹐旁白的不是當年的鍾景輝﹐而是一個很明顯是近年由鄭裕玲重新旁述的版本。(我怎也想不通為甚麼不拿當年的出來播﹐而要請絕不便宜的Do姐來做多一次旁述。)

舊版鍾景輝除了旁白之外﹐還是出鏡的主持人﹐全套紀錄片都經剪輯﹐配合主持人再說其他相關的資料﹔但鄭裕玲就只聞聲不見人﹐影片是日本版完全照播﹐旁述聽起來只是翻譯原裝日文。新舊版相比﹐發覺當年無線有很多有學識的幕後人員﹐把日本為本位的內容刪掉﹐加上不少其他有趣的史料﹐字的讀音都經考證﹐今天的幕後班底就似乎馬虎得多。

例如﹐鄭裕玲把「大月支」照讀成「大越支」而不是「大肉支」﹔記得很多這些西域名詞的特別讀法﹐都是從舊版「絲綢之路」紀錄片學的﹔想不到二十年後﹐我還記得「冒頓單于」要讀成「勿毒善餘」﹐但再次配音的「絲綢之路」對這些卻沒有特別考究了。

近年電視台對這些古語的讀音好像越來越不在意了。記得八十年代﹐「朝鮮」是讀成「蕉先」﹔但這些日子大吹韓風﹐人人都讀成「潮先」﹔究竟孰對孰錯﹐實在越來越模糊了。

說起紀錄片﹐最近的「1405鄭和下西洋」好像回頭用了二十年前的手法﹐想找一位有學識的主持來用旁白間場。可惜陶傑最大的問題是他太過天馬行空﹐借題發揮﹐彷彿不把原裝的紀錄片內容放在眼內﹐變成他有他說﹐紀錄片有紀錄片說。他的說辭好像與片中影像關係不大﹐甚至大可以分拆獨立上市。不過這樣製作成的節目﹐對花上幾年製作原裝紀錄片的人員有點不敬。

說起「1405鄭和下西洋」﹐昨日在香港電台網上版聽見「講東講西」劉天賜說一個趣聞﹐話說陶傑在錄影期間﹐說了一句「假﹑大﹑空」﹐監製竟然緊張地叫停﹐原來他不知道「假﹑大﹑空」﹐卻誤以為是「假大胸」﹐害怕被影視處列為「不雅」。文教節目的監製尚且如此﹐他轄下幕後人員的常識﹑學術水平﹐恐怕難以樂觀了。

憑這種水平製作文教節目﹐真替年輕一代擔心。

September 24, 2005

心の詮釋

又是大家齊齊做的心理測驗 K-Post﹐結果還算頗為準確。

The Keys to Your Heart
You are attracted to obedience and warmth.
In love, you feel the most alive when your partner is patient and never willing to give up on you.
You'd like to your lover to think you are optimistic and happy.
You would be forced to break up with someone who was ruthless, cold-blooded, and sarcastic.
Your ideal relationship is lasting. You want a relationship that looks to the future... one you can grow with.
Your risk of cheating is zero. You care about society and morality. You would never break a commitment.
You think of marriage something you've always wanted... though you haven't really thought about it.
In this moment, you think of love as commitment. Love only works when both people are totally devoted.

September 22, 2005

再見列寧

Good_bye_lenin去年在戲院上映時錯過了﹐最近見到有DVD﹐就買回家看了。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原本以為是齣有點荒誕的喜劇﹐但看了之後﹐發覺裡面的感情很動人。當然﹐在黨下台後﹐為了防止心臟病的母親受到黨滅亡﹑圍牆崩塌的太大刺激﹐在母親週圍重建黨的統治﹐真的是超高難度。

東德瓦解後﹐片中人的生活迅速改變。窗外的風景﹐電視電台節目﹐所有人的衣著談吐﹐都要經過一番張羅才能瞞過母親。連以前東德牌子的罐頭食品﹐也被西德牌子取代﹐要把新買的食物放進舊罐頭去頂包。

兒子對忠實黨員母親的愛﹐與他對投奔西方父親的淡淡感情﹐成了很強的對比。電影對「冷戰」雙方的對與錯沒有甚麼批判﹐只是很中性地展現出巨變的力度。

到後段母親發現真相後﹐卻沒有揭破﹐反而和他合演到死前最後一口氣。母子的心靈相通﹐互相了解﹐真的是令人感動。

DVD附有拍攝花絮﹐展示出經過十多年西方文化洗禮﹐要重建東德味道的外景﹐實在困難重重﹐不過﹐如果影像有錯﹐又難以被記憶猶新的東德人所接受。幸好今天有電腦特技可以補救﹐把西方招牌﹑新建築全部抹去﹐再把當年的新聞片色調處理過﹐融入電影之中﹐效果還算不錯。

九七年曾經到過柏林﹐東西兩部份的分野仍處處可見﹐圍牆的疤痕還在﹐只能靠滿眼建築地盤的起重機統一起來。

電影也令人想起火紅的1989/1990﹐各國極權政權像骨牌般下台﹐世界局勢迅速改變﹐當年的風起雲湧﹐今天回看﹐也還很深刻﹐令人覺得身處那股洪流﹐還是不久之前的事。

Stannum 業餘評分﹕棧棧棧棧棧棧棧棧(十個棧滿分)

September 18, 2005

一樣的月光

Img_1910

送給大家﹐雪梨今晚的月亮。雖然大家都居住在不同的地方﹐但我們都被互聯網連起來﹐我們都看著一樣的月光。

記得去年的月亮照片是借來的﹐這一張﹐是剛剛在露台拍的﹐沒有版權問題﹐嘻嘻。

Canon EOS 20d / EF 75-300mm lens / ISO100 / f5.6 / 1/400s

一年容易

Img_1847_3Img_1854_2Img_1863昨晚在達令港畔晚飯時﹐看見迎月夜的月亮從城市裡高樓大廈的後面冉冉昇起﹐忽然想起去年中秋節寫的【城裡的月光】﹐彷彿才是昨天的事一樣。

華燈初上的城市﹐夜風中的搖擺的棕櫚樹﹐港灣兩旁燈火的倒影隨著水波不斷流轉。這個初春的夜晚﹐外頭有點寒意﹐酒家的顧客都捨棄露天座位﹐躲進暖暖的室內。晚餐過後﹐侍應端上月餅作甜品﹐加上餐桌上的燈籠﹐實在是個很應景的迎月夜。

又一年了﹐祝各位網友中秋節快樂﹗

P.S. 剛修改了右邊「餘詞未了」的code﹐以後加新歌詞方便得多了。趁今天中秋﹐放進了三首應節歌曲的歌詞﹕【藍月亮】﹑【月滿抱佳人】和【城裡的月光】。

September 16, 2005

讀電影劇本

散文集 Elaine 昨日問到上一篇談及的「藍白紅」三部曲有沒有書﹐便到 Amazon 尋找一下﹐不一會便找到了一本三合一版的電影劇本。

我間中都有買電影劇本的書來看﹐不過因為是冷門讀物﹐只有很少數的電影會有劇本發行﹐大概少過十分之一吧﹖記得第一次買電影劇本﹐是我還在香港的時候買的「悲情城市」﹐當年對於電影中的歷史背景不太清楚﹐看見一本裡面有談及製作背景和劇本的書﹐便買下來當導讀了。不過﹐讀著讀著﹐發覺到讀劇本其實是很有趣的。可以說﹐有點像我們建築行的設計圖﹐圖與完成的建築物之間﹐不一定是等號﹐因為之間有著太多太多人為成份﹐可以將製成品改變﹔不過﹐要看設計者的心和 intention﹐圖反而是最原始﹐最真實的。電影與劇本間﹐滲進了演員的演繹﹑還有佈景﹑配樂﹑鏡頭運用﹑剪接等等﹐而劇本卻是最能看出創作者的原意。

電影劇本﹐其實可以分為兩類﹐一種以最後上映的版本為藍本﹐另一種則是將用來拍攝的版本發行。我比較喜歡看後者﹐因為裡面有不少被刪剪的鏡頭和對白﹐可以得出一個與電影不同的感受﹐再從而看到導演剪片的功力。

近年有一些大片﹐例如﹕Love Actually﹐更推出了印刷精美的劇本﹐配上大大幅彩色劇照插圖﹐對於喜歡那電影的觀眾﹐絕對是好收藏。

知道 Elaine 不喜歡看電影﹐「藍白紅」三部曲她沒有看過﹐這使我想到一個有趣的問題。我自己看劇本全都是在看電影之後﹐讀著劇本時﹐腦中都會泛起電影的畫面﹔如果是先看劇本﹐後看片﹐會不會是一種全然不同的感受呢﹖ 會不會有如看小說改編的電影一樣﹐因為與讀書時心中的想像不同而邊看邊罵呢﹖有機會也該試試。

p.s. 在 Amazon 找到「藍白紅」三部曲的劇本後﹐連來連去﹐竟然給我連到 Before Sunrise + Before Sunset ﹐和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的劇本(看左邊的餘弦書棧)。又試抵受不住誘惑﹐一口氣按了鍵﹐三本都購買了……

September 12, 2005

重溫.藍.白.紅

Irenejacob想重溫「藍.白.紅」三部曲已久。

在電影院看這系列是九四年的事。在澳洲﹐當年每隔幾個月上映一部﹐藍在秋季四月﹑白在冬季八月﹑紅在夏季十二月﹐不知道這種安排是巧合還是有點要配合電影的感覺。最近的週末一口氣看了這三部電影的DVD﹐令我發現了不少當年沒有發覺﹐貫穿三部曲的小節﹐例如「藍」裡面一個法院門前的鏡頭﹐聽到庭內有人說﹕「是不是我不懂說法語﹐我的供詞就沒有用了﹖」﹐原來這就是「白」一開始的離婚官司。還有曾經在「藍」﹑「紅」都出現過﹕很辛苦地將玻璃瓶放進回收筒的佝僂老婦。

※ ※ 警告﹕以下內容包括電影情節描寫 ※ ※

當然﹐將三部曲連在一起的情節是最後「紅」的終端﹐三部曲的主角都是英倫海峽海難的少數生還者﹐寓意是經過三部曲裡面的故事﹐主角們都得到重生﹐等到了「藍.白.紅」三色所代表的自由﹑平等﹑博愛。

「藍」描寫在車禍中喪夫喪女的女主角走出陰暗的過程。後段發現丈夫的婚外情﹐使她能夠擺脫回憶的覊跘﹐接受了一直暗戀她的男主角﹐重獲自由。全片最大的特色是配樂。女主角的丈夫是作曲家﹐片中每當她憶起丈夫時﹐代表她丈夫生前作品的配樂就響起來﹐還配合了畫面的 black-out﹐很有女主角陷入回憶深淵的感覺。而作曲的情節也充滿了全片﹐男主角替女主角的丈夫續寫未完成的遺作﹐女主角從不同意到幫助他寫的過程﹐中間的心理轉折很微妙﹐Juliette Binoche 演得恰到好處。影像方面﹐「藍」是當然的主色﹐泳池的池水﹑從舊居帶到新居唯一的藍色水晶吊燈……一個自己很喜歡的鏡頭﹕透過朦朧的吊燈對焦在女主角的身上﹐仿彿她整個都被藍色的氛圍困住了。

「白」是三部曲中氣氛最輕鬆的﹐故事甚至有點荒誕。也許是導演 Kieslowski 想在首尾兩片的沉重故事中間放鬆一下吧。故事一開始就是離婚官司﹐男主角是波蘭人﹐法藉妻子因為他不舉提出離婚。離婚後﹐他沒有旅費回波蘭﹐有好心人將他藏在行李回國。之後他努力賺錢﹐處心積慮要對前妻報復。他裝死通知她來領遺產﹐卻佈局使她身陷「謀殺」自己的罪名﹐惹上語言不通的官非。最後他到拘留所╱監獄外看她﹐他倆的手語對話﹐竟然反而肯定了彼此的愛。這片以「白」代表平等為題﹐其實很有思考的餘地﹐是否互相傷害過報復過﹐就是平等﹖在語言不通的國度﹐能不能有公正平等的審判﹖女主角 Julie Delpy 佔戲不多﹐他倆的結婚過程也沒有著墨﹐雖然飾演狠心的妻子﹐但 Julie 的天真臉孔﹐使人覺得她離婚的原因不是戲中交代的這麼簡單。片中大量使用白色﹕故鄉白色的雪地﹑妻子白色的婚紗……都給人深刻的印象。

「紅」的故事是當模特兒的女主角雖有男友﹐但他常往外地公幹﹐而且疑心極大﹐她一個人在巴黎寂寞地過日子。某晚她開車撞傷了一隻狗﹐把牠送回主人處時他卻不要。後來陰差陽錯的發現了狗的主人是一個有竊聽癖的退休法官。法官年輕時被大他兩年的女朋友拋棄﹐從此不相信愛情﹐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最初女主角對退休法官的行徑極為鄙視﹐罵了他一頓後叫他去自首﹐誰知他竟然真的照辦﹐並且從新相信這世上有愛。故事中穿插一位年輕法官﹐與女主角常常擦肩而過。他的遭遇竟然是退休法官年輕時代的翻版。最後女主角乘搭渡輪要到英國見男友﹐卻遭遇海難。故事以她與年輕法官一起獲救作結。年輕法官很幸運﹐被拋棄後不久就遇上女主角﹐不用如老法官般﹐一生抱著遺憾。紅色的劇院﹐紅色的大廣告海報﹐紅色的車尾燈……貫穿了全片﹐也呼應了其他兩部。

可惜的是﹐此系列竟然成了 Kieslowski 的最後遺作﹐後來他和拍檔 Piesiewicz 著手寫「天堂.煉獄.地獄」三部曲﹐不過連天堂也未完成﹐ Kieslowski 就不幸離世。Piesiewicz 花了多年才完成這個作品﹐成了2002年出品的 Heaven﹐雖然有澳洲女星Cate Blanchett﹐但我竟然錯過了。

某天﹐也許要找來看看。

September 09, 2005

我的EOS

見到 Empty Concept 的 Marvin 這一篇﹐說對 Canon 新出品全片幅CMOS 的數碼單鏡反光相機 EOS 5D 動了心﹐實在忍不住要說幾句。

我算不上是瘋狂的攝影發燒友﹐但常常喜歡東拍拍﹐西拍拍﹐而且職業上也常需要相機隨身﹐拍攝地盤的施工進度等等。十多年前買了菲林機 EOS 100﹐伴我渡過了大學生涯﹐做功課﹐影模型﹐去各處旅行都帶著它。這些年來﹐也添置了長距離 Zoom 鏡﹐閃燈等配件。2001年初買了一部 Sony P1﹐三百萬像素﹐機身可以放進褲袋﹐方便到極點﹐之後﹐菲林機就被塵封起來了。

今年初﹐終於捨得掏腰包購買一部DSLR了﹐當時是EOS 20D 與 300D 的選擇﹐最後決定買20D的原因是﹕有八百萬像素﹐金屬機身比較堅固耐用和手感較好。把相機拿回家的當天下午﹐赫然見到350D推出的消息﹐當下心就一沉﹐竟然低檔系列都有八百萬像素了。不過﹐我還是安慰自己﹐20D金屬機殼﹐耐用一點嘛。

我一直都想像全片幅CMOS會出現﹐但我猜﹐要等到這些相機降價到自己可以負擔時﹐可能是5年後吧﹐所以便購買了專為1.6x crop而推出的 17-85mm EF-S 鏡頭。誰知事隔半年﹐竟然看到推出5D的消息﹐並採用了全片幅CMOS﹐EF-S也用不著了﹗價錢嘛﹐雖然還是較貴﹐但看Canon機種的更新速度﹐明年推出用來代替20D的中檔新型號﹐很大可能會有全片幅CMOS。

雖然5D的性能強勁﹐但我卻嫌它太過 pro﹐反而沒有一些拍日常照片常會用到的功能﹐例如無線遙控﹐內置閃燈等等﹐要用就要一大袋傢伙遙控線﹐閃燈全數出動﹐實在有點麻煩。其實20D都沒有便宜的無線遙控﹐要遙控嗎﹐可以買一個原廠遙控配件﹐要價700澳元﹐簡直是搶錢﹔配合350D的無線遙控﹐竟然只售50澳元。大概他們的策略是﹐相機的檔次與配件的售價掛鉤吧。如果買檔次較高的機種﹐就要預計付出高檔的配件費了。

其實有點後悔當日付多近千澳元買了20D﹐如果多等幾星期﹐買了便宜的350D﹐明年推出全片幅CMOS中檔機時﹐可以有能力換機吧。

寫了這麼多﹐當然最主要的目的是﹐使自己不要對5D動心﹐保衛荷包咯。

September 06, 2005

漂流地圖

Bird靜不由自主地上了網﹐打開MD13的moblog﹐看看他今天又到了甚麼地方。迷上了他的站已經兩年﹐看著他從一個城市漂流到另外一個﹐一直心裡希望他有一天會到她所居住的這個地方。

其實﹐最初靜是給他攝影的風格吸引。強烈的顏色﹐簡約的構圖﹐不論是在無人的草原﹐還是擁擠的大道﹐影像都總是隱隱透出一陣陣的荒涼。他對於自己的事情談得極少﹐一幅圖只會配上幾行詩一般的文字﹐但幾百幅圖﹐幾百段文字下來﹐總算也能併湊出一個朦朧的形像。他從香港出發﹐似乎是經歷了某種打擊而出走﹐之前的工作似乎與攝影有關。靜看過他在某張照片地上的影子﹐從影子的輪廓﹐猜測他大概是高瘦身材﹐腰間纏著的一大團可能是相機袋﹐還有短短的接近陸軍裝的髮型。

這些日子﹐他的讀者人數上升得很厲害﹐也在票選中高據三甲位置。每一張照片都有大量讀者留言﹐但他卻從不回應﹐而上載的文字也仿彿沒有與讀者互動的意圖。雖然如此﹐有一位忠實讀者﹐甚至沉迷得幫MD13造了一張漂流地圖﹐用紅線把他過去兩年的軌跡畫在世界地圖上﹐將一個站連起來﹐每一處都互動地連結到他的圖文。一個月前﹐當靜知道MD13到了鄰市﹐她的心就緊張起來了。她有一種預感﹐知道他會來……但一星期又一星期﹐他似乎還在鄰市的大街小巷穿插﹐拍著人群﹐拍著日光在河水面上的倒影。

那一晚寬頻速度有點慢﹐靜看著他剛剛上載的影像慢慢地浮現。啊﹐是她這城市的火車鐘樓﹗他終於來到這裡﹗靜的心跳得像是恐怖片的配音一樣﹐她在不斷猜想﹐MD13明天會去甚麼地方呢﹖配圖的文字會不會對行程有所泄露呢﹖

鐘樓的四方﹐一致的面容﹐見證著人與浮雲的聚散。

完全沒有關於行程的內容。靜嘆了口氣﹐她一直暗暗地希望﹐可以與他在這城市相遇﹐談五分鐘﹐十分鐘也好﹐也許﹐也許就夠了﹐就心滿意足了。接下來的幾天﹐他上載了超過十張照片﹐拍攝地點都是集中在市中心西面﹐火車站的不遠處﹐也就是靜的居所附近。她留了言﹐指出某張照片就在她家附近﹐並像小影迷那樣﹐坦白地說希望與他碰上。但﹐當然﹐MD13沒有回應。

這一天黃昏下了班回家﹐靜看到新上傳一張樹林的夜景照片。那﹐那不是她窗外後山山腳的榆樹林嗎﹖

榆樹與滿月構成的光影
你踏著光的碎片而來
足印
把碎片踏得更碎
你吸著林中的氣息
呼出城市的瘴

她搖了搖頭﹐痛恨自己昨晚沒有如以前某些月夜般﹐到榆樹林散步﹐否則﹐她也許已經變成他詩中踏著樹影而來的「你」了。靜繼續看下去﹐一幅鳥兒起飛的照片﹐配著這幾句﹕

起飛
遠離同伴﹐放棄記憶
明天
追尋的是﹐心靈和平

靜自言自語﹕「明天要追尋和平﹖會不會是要去和平廣場﹖」她當下作了決定﹐明天一定要請一天假﹐到人如潮湧的旅遊景點——和平廣場碰碰運氣。

夏天的廣場﹐八時多遊人已經開始熱鬧起來。在白色T恤外穿上米黃色背心裙的靜﹐也在差不多時間到來。她極目四望﹐看不到任何與她想像中的MD13相似的人。她裝著在遊覽﹐來回蕩了三個多小時﹐每當有單獨一人的男子舉起相機拍照﹐她就會仔細端詳﹐看看有沒有可能是MD13……遠遠廣場邊的那個﹐舉起專業相機﹐但卻長髮及肩﹐不是不是……噴泉前面的呢﹖他背著自己在拍喝水的鳥兒﹐她慌忙走到前面﹐卻發現原來是中東人﹔坐在椅子上掛著相機閉目養神的呢﹖手上卻拿著本韓文雜誌……

接近正午了﹐她開始懷疑MD13會不會來呢﹖忽然她瞥見廣場正中有個高瘦的男子﹐他穿著白色T恤﹐外面穿上米黃色的登山背心﹐他拍了幾張廣場全景之後﹐忽然就朝火車站入口那邊開步走。一定是他﹐一定是他了。她趕緊追隨﹐但到她只離他兩三步的時候﹐她腦海卻亂作一團﹐想揚聲叫他﹐卻說不出一句話。走著走著﹐她竟然隨他進入了車站﹐買了票﹐登上了往市郊的列車。車上人很擠﹐她與他分別被擠在車廂的兩個角落。過了十多個站﹐乘客終於比較疏落了。她故意坐到他的身旁﹐鼓起勇氣問他﹕「請問你是不是MD13呢﹖」

他一臉狐疑﹐然後用很破的英語問﹕「What you say?」

她赫然發現自己認定的原來是個錯誤﹐不禁漲紅了臉﹐不好意思地打圓場說﹕「You really look like my old friend in Hong Kong, I just asked if you were him...」

「No, from Thailand, not Hong Kong, visiting visiting.」

「Oh, I am sorry.  Hope you enjoy your stay here!」剛巧列車到站﹐她便像落荒而逃般衝出車外了。

她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到家中﹐又再一次登上MD13的站。新上傳的﹐是幾張在和平廣場拍的連環圖片。相片中的主角﹐竟然是靜自己在廣場中央追逐著那泰國男子。

情侶裝的追逐遊戲
甚麼時候才有誰與我追逐
在天涯﹐還是在咫尺﹖

靜看得呆了﹐眼眶紅了﹐口裡只懂呢喃著:「……真諷刺……我就在咫尺﹐在咫尺……」

September 01, 2005

Try to Remember

每年九月﹐我都會反覆地重播這兩首在我記憶裡份量極重的歌曲。

一邊聽﹐一邊像看到香港暑假的結束﹐新學年的認識的新朋友﹐秋分日我的離開﹐澳洲春天的開始﹐在單車上呼吸坎培拉花展的香氣﹐黑房與顯影液的氣味﹐Coogee 沙灘﹐火車站到上班地點的行程﹐張學友演唱會﹐外婆的離去﹐四個小時的晚餐﹐某一次話別﹐新的工作﹐奧運會﹐一起用卷尺量度地方﹐某個項目的動工……

不禁問問自己﹐究竟是 trying to remember﹐還是 trying to forget 呢﹖

【Try to Remember】
Composer: Tom Jones 
Lyrics: Harvey Schmidt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ife was slow and oh so m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grass was green and grain was y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you were a tender and callow fellow
Try to remember,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no one wept except the wi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ove was an ember about to bi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九月中的陌生人】
曲:德永英明/秋谷銀四郎   
詞:小美    編:杜自持

夢仍熱暖  浪漫是我的故事
像霧像雨霎時滲著淚
默念著妳怎去睡
自離別妳  寂寞靜悄洒遍地
昨日為了愛情作後備
盡力熱愛不顧忌

記起妳一向討厭夏天
就像昨日活現眼前
妳似慣了變心轉了又轉
遺留濃情徘徊九月互愛戀

心  埋藏當天日記
模模糊糊留下了趣味
妳已遠去放下愁滿地
我總繼想念妳

心  無疑真想念妳
難忘時辰留在了故地
妳我再次碰面無意地
妳竟說著:「請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