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の詮釋 | Main | The Butterfly Effect »

話說紀錄片

昨晚澳洲翡翠衛星台播映二十多年前的舊紀錄片「絲綢之路」﹐好奇怪﹐旁白的不是當年的鍾景輝﹐而是一個很明顯是近年由鄭裕玲重新旁述的版本。(我怎也想不通為甚麼不拿當年的出來播﹐而要請絕不便宜的Do姐來做多一次旁述。)

舊版鍾景輝除了旁白之外﹐還是出鏡的主持人﹐全套紀錄片都經剪輯﹐配合主持人再說其他相關的資料﹔但鄭裕玲就只聞聲不見人﹐影片是日本版完全照播﹐旁述聽起來只是翻譯原裝日文。新舊版相比﹐發覺當年無線有很多有學識的幕後人員﹐把日本為本位的內容刪掉﹐加上不少其他有趣的史料﹐字的讀音都經考證﹐今天的幕後班底就似乎馬虎得多。

例如﹐鄭裕玲把「大月支」照讀成「大越支」而不是「大肉支」﹔記得很多這些西域名詞的特別讀法﹐都是從舊版「絲綢之路」紀錄片學的﹔想不到二十年後﹐我還記得「冒頓單于」要讀成「勿毒善餘」﹐但再次配音的「絲綢之路」對這些卻沒有特別考究了。

近年電視台對這些古語的讀音好像越來越不在意了。記得八十年代﹐「朝鮮」是讀成「蕉先」﹔但這些日子大吹韓風﹐人人都讀成「潮先」﹔究竟孰對孰錯﹐實在越來越模糊了。

說起紀錄片﹐最近的「1405鄭和下西洋」好像回頭用了二十年前的手法﹐想找一位有學識的主持來用旁白間場。可惜陶傑最大的問題是他太過天馬行空﹐借題發揮﹐彷彿不把原裝的紀錄片內容放在眼內﹐變成他有他說﹐紀錄片有紀錄片說。他的說辭好像與片中影像關係不大﹐甚至大可以分拆獨立上市。不過這樣製作成的節目﹐對花上幾年製作原裝紀錄片的人員有點不敬。

說起「1405鄭和下西洋」﹐昨日在香港電台網上版聽見「講東講西」劉天賜說一個趣聞﹐話說陶傑在錄影期間﹐說了一句「假﹑大﹑空」﹐監製竟然緊張地叫停﹐原來他不知道「假﹑大﹑空」﹐卻誤以為是「假大胸」﹐害怕被影視處列為「不雅」。文教節目的監製尚且如此﹐他轄下幕後人員的常識﹑學術水平﹐恐怕難以樂觀了。

憑這種水平製作文教節目﹐真替年輕一代擔心。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
http://www.cosine-inn.com/weblog/mt-tb.cgi/592

Comments

買資訊節目成本比買劇集或 game show 平,廣告收益雖平均未必夠播外購劇或 game show 多,但勝在有爆冷先例,就算不受歡迎,呢類節目頂多 13 集 [ 四個月貨 ] 就完,大不了咪 cut 走部分內容,唔似劇集不能話 cut 就 cut。TVB 純以生意角度考慮,寧願削新聞時事節目資源 [ 所以近年咁多記者走 ] 都唔會 cut 呢類資訊節目 budget,對公司形象亦正面

大眾主要擔心都唔係讀錯字發音或 TVB 文教組員工未聽過 "假大空" ,而係好似剛播完狄娜姐姐講古仔呢類歷史紀錄片,有無扭曲歷史、斷章取義、或只講史實的一面,對下一代的誤導更大。但從各熱門討論區睇 d 小朋友對狄娜姐姐普遍一係冷嘲熱諷,一係抱著對內容質疑的態度,深感香港可能因對資訊控制起碼相對內地自由,令小朋友們未致於一出世就只曉人講乜你就信,仍感欣慰。

陶傑覺得學毓民講十大帝皇咁講鄭和黎借古諷今,才合自己一貫風格,既然 TVB 收貨咪由得佢囉,大眾都知呢條小農社會文棍都係為搵食而已。

港燦兄﹕

狄娜姐姐講古仔﹖是甚麼節目呢﹖澳洲沒有播啊。好在我未領教過扭曲歷史、斷章取義、或只講史實的一面的記錄/宣傳片。

其實感嘆在於20年前TVB有能力製作一個好節目﹐今天不知道是有心無力﹐無心無力﹐還是無錢無力﹖

「香港可能因對資訊控制起碼相對內地自由,令小朋友們未致於一出世就只曉人講乜你就信,仍感欣慰……」要求咁低﹖

狄娜的節目叫"百年中國",用極濃縮的節奏,如十五分鐘便說完八年抗戰,來說中國近代史。 建議你不看也罷,學不到東西,只會令人看得火滾。

又,TVB 的不滯,只會令人益加想到 NHK 的偉大。 現在還很記得當年首播時一家黐實電視機收看的情景。

現在喜多郎的音樂、羅文的歌聲又在我耳邊響起咯~~

關於「單于」,想起從前背過的一首詩。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 欲將輕騎逐,大雪滿關刀。" :)

「單于」是「善淵/餘 (?)」,我很早就懂了。 真要多謝當年的老師~

唉﹐喜多郎的音樂﹑羅文的歌聲……同途萬里人﹗當年TVB製作真是很有誠意。

Post a comment